• <td id="9vsru"></td> <pre id="9vsru"></pre>
  • <optgroup id="9vsru"></optgroup>

    <p id="9vsru"><strong id="9vsru"></strong></p>
  • <bdo id="9vsru"><center id="9vsru"></center></bdo>

    首頁 仙俠奇緣

    她家上神腦子有那個大病

    004章 被胡蘿卜打暈了

    她家上神腦子有那個大病 木子仙君 2009 2022-10-28 06:00:00

      話還沒說完,顏汐淺攥緊的拳頭便朝卿晏辭打了過去。

      顏汐淺可以接受他有了心儀之人,但不能接受他這般詆毀和侮辱。

      作為戰神,卿晏辭本能的閃身,讓顏汐淺落了個空。

      只見她拳風擊中的頂梁柱從中間裂成了數條,伴隨著一聲巨響,徹底斷了。

      倒真是讓卿晏辭意外,這姑娘生的貌美嬌弱,靈力竟如此充沛,武力更是驚人。

      沒等他細想,顏汐淺再次沖了上來。

      即便是顏汐淺修為不低,但也絕不是卿晏辭的對手。

      十招之后,一聲悶響,顏汐淺被卿晏辭踢中了小腹,后背撞上房門,將整扇房門都撞倒了。

      卿晏辭淡漠道:“你不是我的對手,我也不想傷了你,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?!?p>  這話簡直就像是在挑釁,讓顏汐淺更加惱火。

      她施法召出神劍,騰身而起,繼續迎戰。

      聽到聲響匆匆趕來的侍女,也帶著蕭染星一同來了。

      蕭染星還是第一次瞧見兩人打的這么厲害。

      準確來說,是第一次瞧見卿晏辭還手!

      “阿淺?上神?你們……你們快住手??!”她扯著嗓子喊。

      這兩個人,那一個單獨拎出來,都能一拳打死蕭染星,她自是不敢上前拉架,只能希望他們冷靜一些。

      可顯然,這般的呼喊毫無用處。

      兩人打得熱火朝天,甚至可能都沒聽到她的聲音。

      無奈,蕭染星從懷里掏出一塊靈石,食指關節敲了三下,她急乎乎地喊:“攬月,攬月……”

      很快,對面傳來了卿攬月悠然自得的聲音,“染染,不生我的氣了嗎?”

      蕭染星急切道:“你快點來崇華宮,晏辭上神和阿淺打起來了,你快過來?!?p>  卿攬月嗤笑一聲,不著調地說:“真的假的?染染想見我就直說嘛,我那個笨蛋弟弟才舍不得碰顏汐淺一下呢?!?p>  見他不相信,蕭染星連忙施法,投影出畫面,而后將靈石對準屋子里打得天翻地覆的兩人。

      “你這下信……”

      話還沒說完,卿攬月已經瞬移而來。

      水蔭殿已經被打的不成樣子,承重柱斷了兩根,屋子里的一應陳設也都破破爛爛的不成樣子。

      眼看顏汐淺就要敗下陣來,他那個倒霉弟弟竟也毫不退讓的要乘勝追擊。

      蕭染星著急道:“你別傻愣著,快去救救阿淺?!?p>  他那里是要救顏汐淺,這分明是救他那個倒霉弟弟。

      在這打下去,遲早要把他好不容易娶回來的媳婦兒打沒了!

      卿攬月嘴角一抽,連忙飛身介入兩人中間。

      有了卿攬月的摻和,大約一刻鐘后,兩人終于停止了打斗。

      蕭染星連忙扶著氣喘吁吁的顏汐淺,坐到凌亂不堪的臥榻上休息。

      她看得出,她喘得厲害,一半是累的,一半是氣的。

      “阿淺,你怎么和上神打起來了?”蕭染星一面撫著顏汐淺的后背給她順氣,一面問她。

      顏汐淺氣得眼尾泛紅,咬牙切齒地說:“他出言不遜,詆毀我同天君有私情!”

      這話一出,在場的人都愣了。

      尤其是卿攬月,呆愣許久,不可思議的看了看卿晏辭,“你又發什么瘋?”

      卿晏辭卻鄙夷地說道:“這話應當我問你才是,你自己的妻子是如何管束的?不知羞恥的與小叔來往,如此輕??!”

      卿攬月和蕭染星對視一愣,倒是顏汐淺握著劍柄的手抖了抖,恨不得殺了這個胡說八道的家伙。

      好在蕭染星及時制止,這才沒有讓兩人再打起來。

      卿攬月聽明白了,又無奈又無語。

      只覺得醫仙說的沒錯,卿晏辭的腦袋果然有大問題。

      是他的錯,不該放任這個腦子有問題的臭小子回家的。

      他揉了揉眉心,指著蕭染星,道:“那才是你嫂子,不要胡言亂語?!?p>  卿晏辭皺著眉,盯了蕭染星好一陣兒,瞧著模樣乖巧,是個溫溫吞吞的女孩子,確然是卿攬月會喜歡的類型。

      若她才是他嫂子,那……

      “她是?”少年指了指快要氣絕的顏汐淺。

      卿攬月輕咳一聲,“你媳婦兒,你不記得了?”

      卿晏辭大驚,片刻才回神搖了搖頭。

      “我什么時候娶的妻?”

      “三百年前?!鼻鋽堅掠每瓷底拥难凵窨此?,臉上寫著四個大字‘你完蛋了’!

      原來這姑娘是他的妻子?

      難怪一瞧見她快哭了的表情,他心里難受。

      果然,他就說自己怎么會是那種和自己嫂子不清不楚的人?

      在弄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,卿晏辭覺得是自己搞錯了。

      于是,知錯就改的上神抬眸,想給顏汐淺道歉。

      可對方咬牙切齒,正用一種恨不得殺了他,喝他的血吃他的肉的表情看著他。

      卿晏辭不由得打了個冷戰,但還是鼓起勇氣靠近她。

      “你……沒事吧?”他小心翼翼的問。

      顏汐淺捏著劍柄的手緊了緊,蕭染星怕兩人再打起來,連忙從她手里把劍奪下來。

      確認她手里沒有兇器,卿晏辭這才坐到她身邊去,“對不起,是我……我弄錯了?!?p>  顏汐淺的手在身后的床頭摸出一根橙黃的胡蘿卜,狠狠的朝卿晏辭的腦門砸了下去。

      咚的一聲,胡蘿卜斷成了幾段。

      卿晏辭雙眼一翻,直挺挺的倒在了臥榻上。

      天君卿攬月打了個寒戰,腦海中浮現出醫仙說得那句話,‘上神后腦受過重創,再加上頭部受傷過多,或許會出現記憶混亂或者其他病癥?!?p>  所謂的受傷過多,難不成……是這個???

      卿晏辭醒來已經是三日之后了。

      還沒睜眼,額頭上的痛感便瞬間蔓延開來。

      這種痛并不是皮肉上的疼痛,而是從內而外的,像是什么東西抽離后空洞的痛。

      卿晏辭揉著腦袋睜開眼睛,入眼的便是卿攬月滿是愁容的臉。

      “哥哥?!?p>  哥哥?卿攬月大為震撼。

      這個稱呼在卿晏辭十歲之后就不再喊了。

      他說,這么膩膩歪歪的叫法只有小孩子才這么喊。

      卿攬月心道不好,伸出兩根手指,問道:“這是幾?”

      “二??!”少年臉上有些鄙夷,但還是回答了他。

    按 “鍵盤左鍵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鍵盤右鍵→” 進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鍵” 向下滾動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指南
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